+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掌控美国经济命脉的实权人物(组图)

掌控美国经济命脉的实权人物(组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istoriadoceltadevigo.net/,奥弗博赫

新华网综合: 现年七十有八、满脸皱纹、目光低垂、不苟言笑,奥弗博赫且讲话模棱两可让人不得要领,早在学生时代就有朋友冠以他一个不雅的绰号—“殡葬员”……他就是连任五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主席、掌控着美国经济命脉的实权人物艾伦·格林斯潘。

最近,中国财政部官员透露,包括美、英、法、德、日、韩、印、俄等国在内的20国集团(G20)的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将于今年10月15日-16日在北京举行,格林斯潘将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应邀与会。这将是他出任美联储主席以来首次来华,届时,人们将有机会在中国目睹这位带有传奇色彩人物的风采。

格林斯潘1926年生于纽约,父亲是股票经纪人。他本人步入金融界很晚,高中毕业后选择的是上音乐学院,毕业后,曾在一家夜总会演奏单簧管。但他很快就结束了卖艺的生涯,到纽约大学攻读金融专业,毕业后与一位合伙人开创了金融咨询事业。从此,与金融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格林斯潘于1968年跻身政坛,在理查德·尼克松竞选总统期间担任他的经济顾问;1987年8月被罗纳德·里根任命为美联储主席。嗣后,他因先后受乔治·布什、比尔·克林顿和小布什等列位总统的赏识,在美联储主席这一职位上已干了18个年头。

在格林斯潘的事业生涯中,最大的亮点是制伏发生在1987年10月份的“黑色星期一”,当时,美国的股票一天之内暴跌了23%。面对这场旷世危机,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大胆果断地把现金注入银行系统,从而避免了局势的进一步恶化。继而,格林斯潘利用中央银行对短期利率的控制权,引领经济安然度过一个又一个波折,如亚洲金融危机、股票市场暴跌和美国经济出现的两次衰退,等等。

以1993-2001年克林顿执政的8年为例,美国历史上出现了罕见的经济增长期,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人员在评价这一时期的经济业绩时指出:“经济景气扩大,其1/3的功绩是克林顿总统的贡献,其余的2/3是格林斯潘和民间的力量。”

作为美国历史上最为成功的货币政策决策人之一的格林斯潘,一直被誉为美国政府第2号重要人物。尽管格林斯潘的薪水不如他在私营部门挣得多,但他拥有相当大的权力。他曾承认,动用这种权力的“每一分钟”都是享受。

《华盛顿邮报》资深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在《大师:格林斯潘的美联储与美国的繁荣》一书中这样描绘格林斯潘:他才华横溢、尽管年事已高,却仍在金融行业独占鳌头。书中也揭示了他较为阴暗的、不择手段的特性,说格林斯潘是“一个想要什么就非搞到手不可的人”。

就是这么一位对美国经济炙手可热,且对全球经济具有非凡影响力的人物,其行为极其保守,为人十分低调。英国《泰晤士报》对这位掌控美国经济命脉的实权人物的描写更是出神入化:格林斯潘满脑子都是通货膨胀的罪恶,深切地意识到他的言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因此,他很少召开记者招待会,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同意接受记者采访;他对自己公开言论的谨慎态度甚至波及他的私生活。在一次聚会上,当一位客人问及他的身体状况时,格林斯潘打趣说:“我没有获准发言。”由于他几乎不接受记者采访,也很少向经济界发表评论。这更增添了神格林斯潘的秘色彩。

格林斯潘还运用他所自我欣赏的“建设性的模棱两可”来技艺高超地操纵金融市场。他在公开场合的讲话一直以模棱两可著称。正如这位美联储主席自己所说:“如果我的话你听起来异常地清楚,那你肯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

格林斯潘认为自己破天荒地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很成功,因为第二天报纸刊登了相互矛盾的通栏标题:《纽约时报》说,“格林斯潘看到了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而《华尔街日报》则称,“格林斯潘断定经济衰退不大可能。”有一次,克林顿总统言论不慎,一位白宫官员担心这会给格林斯潘带来麻烦,于是就给格林斯潘打电话,希望他对媒体要有所防范。不料,这位美联储主席轻描淡写地说:“我会应付的。我会从这方面说一点,从那方面也讲一点,结果使他们全然迷惑,无法报道。”果然,第二天的报纸未见任何不利于格林斯潘的报道。

自2001年“9.11”事件后,格林斯潘作为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权力似乎无形得到了加强。他到处指导经济政策:包括降低利率,帮助华尔街恢复运转,对国会的减税计划施加影响,评估哪些航空公司应该得到政府的贷款担保……等等。政治观察家们认为,所有这些等于给国会内左翼和右翼的批评者提供了新的弹药,他们说他插手的问题远远超过了他在央行的职权范围。包括国会议员、民间经济学家和分析家在内的批评者说,格林斯潘担任的并非民选的官职,他的影响已经大到制造麻烦的程度。他们说,格林斯潘介入利率和银行管理以外那么多的事情,有可能使美联储失去独立于政治的地位。参议员拜伦·多根说:“他在华盛顿有点像什么都管但什么都不精的人。在我看来,他只要管好货币政策,就对国家有利了。从记录可以明显看出,他出于自己的原因,抓住货币政策以外的机会不放。”华盛顿一位经济学家更挖苦地说:美联储主席唯一没有插手的是帮五角大楼选择军事目标。

政治经济分析家们还有这么一种看法:格林斯潘心甘情愿地服务于国会和一届又一届政府的政治目的。从而,使两党都力图让格林斯潘支持他们的立场或者利用他来达到制服政治对手的目的。这也就是格林斯潘在美联储主席的职位上一干就是18年的秘诀所在。

但美国《旧金山纪事报》在一篇评悉美联署和格林斯潘对美国经济影响的文章中说,经济繁荣时,格林斯潘一言九鼎;经济衰退时,他也像每个商人一样束手无策。过去不敢怀疑格林斯潘的股民现在渐渐明白,这位经验丰富的老者知道得并不比他们多。为此,《华尔街日报》要求格林斯潘:“让政治家干他们的工作,您干您的。”

上述种种对美联署和格林斯潘本人的批评表明:格林斯潘的“经济魔法”似乎业已失灵,他迷人的光环正在褪色。

格林斯潘的任期将于2006年1月31日结束,他本人已表示任期届满后引退的意愿。1年后,行将空缺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主席这一重要职位将会由谁人继承引起了金融界的极大关注。

分析家们认为,由于布什赢得竞选连任,美联储主席继任者人选的焦点就理所当然地集中在了共和党人身上。

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Feldstein),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主席,2003年当选为美国经济学会(theAmericaEconomicAssociation)会长。牛津大学博士,1977年获得美国经济学会克拉克奖,曾担任里根时期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发表过300余篇学术论文,编辑出版过多部著作。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院长、白宫经济顾问理事会主席格伦·哈伯德(Glenn Hubbard)

这些分析家还认为,格林斯潘在选择他的继任者的问题上将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曾为格林斯潘和美联储著书的立说的戴维·琼斯说:“因为格林斯潘同副总统切尼的亲密关系,我想他将会在选择其继任者的过程中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